达州发布

花事絮语

2022-07-05 14:40:55
达州晚报

爱花养花似乎是天下女子的嗜好,而我这个呆子“书生”却偏喜侍弄各样花色。

倘三月,踏春野外,树林沟壑可见一种神秘的紫色小花,状如瓢虫,密密麻麻,结连了角角落落,微风吹来,宛若夜空繁星。此花不得名,故此我自命名它叫“星星草”。这么娇小美丽的花儿应该是有香气的,即便有,蚂蚁和它丛下的一切昆虫可以嗅知,人类固然是闻觉不到的。

江南的花形色各异,种类繁多,叫不出名。这也是我当初一心奔赴南方的诱力。

大丽花,寻常人多见,是一种为数不多的开在冬季里的花朵。她大红大粉地立在寒风中。雪花飘起,淡妆薄底,不妖不艳,像一个个朴实端庄的乡下媳妇。

我曾想,普天花色,之所以尊贵高雅,就是因为有了绿叶的陪衬,才挣得此名。但多年后,我暂别村庄,穿着一身布衣,浑身背满行囊踏进霓虹闪烁的大都市后,对花的认知还是颠覆了我的想象。

在车水马龙的水泥路中间,栽满了赤裸裸的各样花色,浓香扑鼻,花枝招摇,试图要掩盖住所有的汽车尾气。这些花树基本没有叶子,无绿遮体。陡然想到,常跟土地打交道的我,跟这个时代竟差了这么一大截。

有一款美好的花色人间无有,是只能开在梦里的。它是一种强烈的意念催开的形态。我无数次梦到过自己走在从前那条通往旧校区的土路上。顺手摘下一把那样的花色,偷偷地塞在同桌的课桌底下,去博得她那清纯的莞尔一抿。离开校园数年,她当初天使般无邪的笑不断地在梦里重复。巧的是,两村相距不过几里,我竟一次也没遇过她。似乎,她的人如这款花,只能在梦里绘声绘色地邂逅着。

大前年去北京,顺便拐进大观园逗留。在园中一处斜坡边石路上徘徊。时下正值夏末,池子里荷花饱盈,鱼贯蜻舞。大朵大朵的荷花红粉相间,似仙界而来。看前方不远处竹林萧萧,石洞各异,我被这场景困住思维,来来回回踱个数十趟,脑子里灌满了红楼梦境……

我屡次提及北京大观园,脱口而出的景点便是“太虚幻境”,我以为我那次遇的便是,是一流绝等的好去处。后来再进园,前前后后绕个循环,竟再无我印象里的这等好处。返回细看示意图,也并无“太虚幻境”标记,只好扫兴而归。

不死心,去岁仲秋,得空又进园子寻那日心中境界,一处一处地找,终是不获。

上灯之际,临近静园。天空飘起了细雨。

过潇湘馆,听雨敲竹枝,滋味别番。

想必,某一样花色,某一个场景,这一生当中,仅有一次,过后,便再也无缘遇到了。□郭文艺

确定取消关注
  • 取消
  • 确定
郭姝利 小编
2022-07-05 14:40:55
关注

0

建设幸福宜居中心

广告
推荐
评论
暂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取消 写评论 发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