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州发布

野辣子

2022-07-05 14:40:20
达州晚报

怎么也想不到,路边这毫不起眼的一片野辣子,竟然有一个豪气冲天的学名——龙葵。

我阳台这株野辣子,是从花圃里移栽过来的。自从去年认识它后,走到哪儿好像都能遇到它:桥头,屋后,地岩,野草丛中,无论向阳处还是阴凉地,都有它的身影。一点也不稀奇。

移栽一株野辣子,始于生气与好奇。因为楼下花圃里的几株,总是在草熏风暖、叶片嫩得出水、花蕾还未睁眼之际,就被学校超市的一妇人,掐了尖拿回家煮起吃了。我那个气啊,直冲云霄,恨不得见她一回剜她两眼。

后来,又有一年长的男老师告诉我,这个野辣子嫩叶是可以吃的,细滑细滑的,有回摘了一小撮下挂面,那个味道——苦啊!

唐本叫它苦菜,图经称它苦葵,总算得到了实证,看他咧嘴皱眉,我也只能望叶兴叹了。

后来,看到食堂后院幸免于难的一片野辣子,活蹦乱跳地开着黄蕊小白花,就天天盼望着有野辣子果果长出。总觉得花还未谢,就有青色的小果果冒出来了。几天没注意,今中午打那儿经过,一片黑果果,放眼望去,在阳光照射下,盈盈发亮。一想到刚摘了几颗黑果果,稀奇宝贝般放在盘子里摆拍一番发朋友圈炫耀的行为,我就觉得幼稚极了。土生土长的农家孩子,有几个不识它啊?!而我,竟把它当妃子果供奉着,宝贝着,真是墙头上种花少有。

关于野辣子的形貌,我还得多说两句。别以为它叫野辣子,就跟家辣子长一个样。

除了叶子,筷子般粗的茎枝,长得像外,果实一点也不像。野辣子的果果,是浆果,球形。熟时,紫黑色,圆溜溜的,可生吃。生青色的,有毒,不能吃。

成熟的野辣子果,大如豌豆、五味子,上有小蒂,数颗同缀,皮薄汁多,味道酸甜,还有股形容不出的味儿,我感觉像碱味。也许是浆果里,汁粒太多,类似茄子,所以《辞海》把它归入茄科。还说它,全草入药,性寒,味苦味甘,有小毒,功能消肿解毒,主治痈肿疗毒,咽喉肿痛等症。味道似乎和我们的认知差不多。只不过我觉得它的说明很马虎,“味苦味甘”,是叶苦还是果甘?对了,它的花从春末一直开到秋天甚至初冬。辞海只说它“夏季开花”,不知新版辞海是怎样介绍的。

这一点,我还是佩服古人李时珍。你看他关于龙葵名的解释描写介绍,多带劲:“龙葵,言其性滑如葵也。苦以莱味名,茄以叶形名,天泡、老鸦眼睛皆以子形名也。与酸浆相类,故加老鸦眼睛以别之。”四十三个字,就把龙葵的几个别名及性状交代得一清二楚。

记忆里,有部动画片,里面的主角似乎就叫龙珠。而龙葵,龙珠,也是一母同胞的植物。前面我们说的野辣子果果,如是生青熟黑的就是龙葵,生青熟红的则是龙珠,它们的用途差不多。野辣子苗苗,是无毒的,煮粥食之,能解除疲劳。要是龙珠苗苗,还能令白发变黑,耐老。同事晓晓妈,五十左右,看见野辣子黑果果,爱摘来一颗一颗丢在嘴里吃。她说生恶疮或天泡湿症,用野辣子叶贴或捣烂敷患处,效果很好。过去,农村家里养猫狗,床铺里头有跳蚤虱子出没,就把野辣子叶铺在席子下,第二天,蚤虱就全军覆灭。

知道野辣子的这些用处后,我对超市那位“掐尖女”再也恨不起来。我贪花,晒果,讨喜悦目;她贪苗,养身悦己,不都是一样的贪么?正如图书《老树画画》里所说:放下贪世念,一蒿赴江湖。无可无不可,天下皆通途。□龚华琼

确定取消关注
  • 取消
  • 确定
郭姝利 小编
2022-07-05 14:40:20
关注

0

建设幸福宜居中心

广告
推荐
评论
暂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取消 写评论 发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