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州发布

我不信

2021-10-26 10:21:58
达州晚报

“娇娇小姐娇又娇,皮鞋后跟高又高……”下课了,女孩们唱着儿歌,跳着皮筋。

她站在阶沿上看,听着儿歌,脸倏地红了。昨晚,她还在电话里跟城里的妈妈抱怨这个一师一校,那个苦水呀,把心全淹了。说到苦处,她一抽一泣。电话那头,妈妈一边安慰,一边说她太娇气。她知道女孩们的儿歌不是针对她,但她还是进寝室把高跟鞋换成了平底鞋。

换鞋后刚出来,起风了,风让树梢摇头晃脑,天色也暗了下来。抬眼望天,只见空中的云越来越黑,大有压顶之势。她赶紧叫孩子们进教室。

风更猛更狂了,不远处的竹林有了啪啪折断的声音。忽然,教室比先前亮了一些,一片瓦紧接着在操场上摔成几块,稍后有一片瓦直接掉在教室的讲台上,清脆的啪嗒声引发一个孩子哇哇大哭,哭声能传染似的,全班大多孩子都吓得哭了。她内心咚咚直跳,也想哭,却不能哭,只能指挥孩子们迅速把书包顶在头上,出教室顺着墙根往学校后的山湾里跑。

渐渐地,房顶上的瓦片变得跟轻飘飘的树叶差不多,落在操场上,也落进教室里。此时,孩子们已全部转移到山湾里,无一人受伤。

风停了,黑云也去了远方。

晚上,她只好借住在乡中心校。学校办公室里,她向电话那头的妈妈讲述着白天发生的经历,边说边抽泣着,不过抽泣时脸上带着笑容。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妈妈,我能有那么勇敢?我不信!”

师范毕业三十年的同学聚会时,已有星星点点白发的她讲起当年的那段经历,说得最多的还是那句话:“我能有那么勇敢?我不信!”□周太舸

确定取消关注
  • 取消
  • 确定
郭姝利 小编
2021-10-26 10:21:58
关注

0

建设幸福宜居中心

广告
推荐
评论
暂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取消 写评论 发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