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州发布

半个月饼

2021-09-15 09:42:37
达州晚报

我的少年时代没有走出过陈家沟。读书时,从家里到学校;不读时,要么在山上放牛拾柴,要么在地里做农活。收稻谷过后,便盼望着过中秋节,吃糍粑。

一大早,妈妈用大罐子煮糯米饭,爸爸开始洗碓窝,这个碓窝平常要舂米,里面有很多细糠,必须用竹刷把洗,把碓窝细缝里的细糠洗出来。然后,再把两根舂棒洗干净。糯米饭煮好了,碓窝已经搬到地坝里,爸爸和大哥像抬工那样边喊号子边挥着舂棒,打在软软的糯米上。几十棒过后,妈妈就要把打成块的糯米翻过来,爸爸他们已经脱了上衣,光着膀子,大汗淋漓。爸爸吼我赶快把帕子拿来,揩了汗水,又继续打糍粑。

我说,爸爸,你们歇一下吧。他们刚放下木棒,我立即伸手过去,抓一坨热糍粑在手里,大口大口地吃,手上沾的糍粑始终吃不干净。爸爸嘿嘿一笑:你这下晓得啥子叫猫儿吃糍粑脱不了爪爪哇。爸爸和大哥忙完后,妈妈紧接着出场,将舂好的糯米做成一个一个若月饼大小的糍粑,放在簸箕里晾干,如果有客人来了,走的时候还要送两个糍粑。中午吃时,可以沾花生粒吃,也可以炸了吃。爸爸吃口糍粑吃口菜,再喝一口酒。我从小吃饭就是饿里饿痨的,他们一个还没有吃完,我已经吃了两个。妈妈带着几分心疼说:慢慢吃,别噎到了。

回忆很美,那样的秋天没一丝愁绪,也不知什么叫愁。可是,现实一点也不美。小的时候不知道八月中秋节要吃月饼赏月,更不知道什么叫月饼,我们一家七口人,大哥还没有结婚,一家人能有吃的就不错了。好像我是到开江城读高中才第一次吃月饼,一个拳头大的月饼一口咬去一半,就剩一勾弯月拿在手中。

大学毕业到了川南的石海洞乡上班,第一个中秋节,给爸妈打了一封电报回去,祝他们中秋节快乐。随后,买了当地月饼寄到陈家沟。过年回家,妈妈说,你中秋寄回的月饼像开县的一样,非常薄、有冰糖,味道好得很啊。那好呀,明年我提前给你们寄回来。我在川南上了三年班,每年都提前把月饼给他们寄回去。

岁岁中秋,今又中秋。想一想,哪些人来了又去了,哪些人聚了又散了,便有一些愁绪在心头。今天下起了雨,天空朦朦胧胧,看不见远方,只听到滴滴答答。想想一些情节、一个面庞、一段家乡小路、一股少年冲动,很多事便一幕一幕浮现。

那年秋天从海南回到陈家沟,包里只剩下十元钱。真是光秃秃地去,光秃秃地回,生活的艰难在我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刚回开江那几年,硬是没有过一个像样的中秋,孩子才两岁多,老婆没有工作,生活像一个无用的窗户,只是装个门面。

飘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日。好日子说来就来了,国家越来越富强,我们的日子自然越来越好。从城里回家,再也不用走土路,甚至开上了小汽车。刚回来那年中秋回老家,正好秋雨,泥巴路又溜又滑。女儿背在背上,走了几步路,怕摔倒她,就牵着她走,还是摔得一身稀泥;我的一双新皮鞋还没有走到家,底板就扯脱了,一看里面是纸板,气也没用,只好光着脚板回家。妈妈见了,好心疼:儿啦,你怎么打个光脚板回来呀,鞋都穿不起了吗?

手执桂花酒,心向陈家沟。今天,开车回老家,给妈妈买了五六个品种的月饼,一下车,隔壁婶娘就在喊:老李,你幺儿回来了。妈妈像个小姑娘一样,欢欢喜喜地接着我们。此时,院坝里的桂花正香,秋阳正当午。我知道,就算什么东西不带,妈妈也会非常高兴。我就是一言不发,听妈妈摆东家长西家短,也会听得津津有味。

爸爸离开我们已经六年,妈妈吃月饼的时候便说,老头啊,这月饼你先尝尝。这时我心里总有一些愧疚,爸妈养育我们五个儿女,真是辛苦劳累,我大学毕业时,爸爸五十八岁,六十岁时还种了十几亩田土,地里麦子、玉米、稻谷都是他挑回来的,一担两百斤,我都挑不起。如今,只能看见墙上爸爸的笑容。

陈家沟我们永远不会忘记,今天把月饼供奉给你,你吃半个,我吃半个,算是中秋月圆。□陈自川

确定取消关注
  • 取消
  • 确定
郭姝利 小编
2021-09-15 09:42:37
关注

0

推荐
评论
暂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取消 写评论 发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