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州发布

操心过度

2021-04-08 10:45:54
达州晚报

阿黄是个勤快人,一旦来货了,她都要认真负责地摆完才休息,不像我,东站一下,西站一下,混到下班,把货留给下一个班的姐姐摆。所以,她们都见不得我。

阿黄例外,她没有看不惯我,我却看不惯她的老实和任劳任怨,我怂恿她说:“刚刚下了货,好累嘛,阿黄,你把货放在那里,休息一下。”

她不理我的坏主意,说:“不,要下班了,我必须要把货摆完。不然,下班了怎么办?”

我笑她:“什么怎么办?下班你就走嘛,又没有人规定你必须要把货摆完才下班。”她不搭我话了,认真摆货。

唉,道不同不相与谋啊。

阿黄就是这样的人,急性子。中午吃饭时,她说:“我先吃,要不然,等一会我还没吃完,货就来了,我就摆不赢了。”

我说:“好吧,就让你先吃吧,等一下来货了,我慢慢吃好了,正好可以少跑两趟。”

我懒,她不和我计较。

这天,我躲在超市后面看书,她来问我知道火葬场的电话不?我问她:“为什么要问火葬场的电话?是不是想等你的妈妈老了的时候要用?”

她说:“我才不管那么多哩,我妈妈老了,有我哥哥操心。我是想等我老了的时候用。”

我吃惊不小:“你还年轻啊,你不是说你要活到100岁吗?这么早问电话干什么?”

她笑了说:“先问到嘛,免得我死了后,我的女儿搞不赢。”

我哭笑不得:“难道你要亲自给火葬场打电话喊他们来接你?你都死了,你还管那么多做什么?那是儿女们的事情了。”

她说:“我担心娃娃嘛,她们什么都不懂,我不放心。”

看嘛,阿黄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母亲,要死都不放心娃娃,啥子都事事亲为,娃娃咋个长得大?

这样的男人

有个男人,快到六十岁了,在火锅店打工,每个月可以挣四千多元。但是,他的钱从来不给老婆,哪怕每个月两百三百都不给。他的老婆在家里带孙儿。

听说他老家有一个相好,工作之余,他爱去打麻将,在麻将馆,又跟一个麻友好上了。所以说,他需要用钱的地方多。

他的同事说他:“你现在这个岁数了,找一份这样高工资的工作不容易,说不定等两年老板不要你了,你岁数大了,找工作不容易,你的钱要交点给婆娘,给自己留一条后路。”

他置之不理,我行我素,似乎幸福得不要不要的。

那天,在火锅店炼油的时候,他跑到外面抽烟,烟还没有抽完一支,锅里就燃起来了,他吓得没有了主意。同事提醒他用锅盖,他急忙用锅盖盖了。但盖子没盖严的地方还是有火苗窜出,本该用湿毛巾搭在锅边就好,但他没有,又把锅盖揭开,这下火苗愈发熊熊,盖都不盖住了。他吓得站在那里,是同事提了厨房的灭火器,才把火灭了。

因为用了灭火器,厨房里备好的菜都弄脏了,不能卖了。老板喊全部倒掉,重新备菜。他说还可以洗干净将就吃。为了顾客的安全,老板没有听他的。

听说,最多做了这个月,老板就不要他了,因为这样的事情都两次了,太危险了。不晓得,他没有工作,没有工资之后,他老家的相好还要他不?他在麻将馆邂逅的红颜还跟他不?不晓得一无所有了,走投无路了,他还有脸回去不?

有些男人就是这样,年轻时挣得到钱,不顾家,不管娃娃,在外面鬼混。老了,挣不到钱了,混不下去了,就回去喊儿子给他养老。他不想想,对儿子,对家庭,自己负责没有?

【作者简介】

德立散打 何德立,网名“荷叶”,年过五旬,其貌不扬,心很善良,曾做过超市售货员和社区工作人员,“刘哥”的老婆,“胖子”的妈。下班之余,喜欢捉笔记录下自己生活中的酸甜苦辣麻,全是家长里短平常事,经她娓娓道来,则令人捧腹,会心一笑。

确定取消关注
  • 取消
  • 确定
郭姝利 小编
2021-04-08 10:45:54
关注

0

擦亮巴文化品牌

广告
推荐
评论
暂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取消 写评论 发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