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州发布

春野如歌

2021-02-23 14:30:03
达州晚报

一些树还在以冬的孤独站立,一些树已先触摸到大地温润的呼吸。被羽绒服包裹过的人一天天瘦下去,枝条儿一天天胖起来,枝与枝、叶与叶的缝隙一天天小起来。远望,树有几棵,就有几朵薄薄的绿烟顶在树梢。烟不消散,只轻轻摇晃,随一阵柔柔的风。

麻雀、画眉、斑鸠、白头翁的声音充满了欢快的气氛。鸟雀演唱会的流程并不按部就班,总有小调皮不循规蹈矩,他们在树上蹦跶,想要发出春的第一声。几次三番,场面变得有些混乱,从此起彼伏到密密匝匝,谁都抢着做春的歌唱者,谁都抢着往树的高处跳,往云端的风里飞。

蝴蝶的舞步比冬时轻快了许多。一只两只三四只,五只六只七八只……他们的队伍在一点点庞大。地面与天空,更多时候,蝴蝶和鸟儿默契地选择了分属自己的乐园——互不侵入,偶有越界,也匆匆离开。

东方的天空中,有淡淡的一抹蓝,天空的幕布只隙开一道缝。春阳在精心装扮,并不着急登台表演,他知道大地万物的期待。他有的是自信,自己一出场,就将是君临天下,万物生辉。

“噗”的一声,天空的幕布全然拉开,蒙蒙浅灰隐去,背景是一整块蓝水晶的薄片。

此时,配得上与阳光斗艳的唯有油菜花。油菜花与阳光你不服我,我不服你,却又于不知不觉中合绘出一幅妙画——满野尽带黄金甲便是他们的杰作。

豌豆花羞涩得多了。你看,蜷缩的依然蜷缩,开放的也不张扬。淡淡的粉,暗暗的红,把蝴蝶般的花瓣朝向土地,只以背影示人,那些最美的容颜都掩藏在绿叶之下。

萝卜挺出油菜一样的苔。萝卜也开花了,却无意以俗洁的白与油菜花铺天盖地的黄一决高下。难道萝卜也读过袁枚的那句诗——“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”?

陪伴过谁家小朋友的布偶棕熊在田野有了新的任务,主人要借它的样子吓唬那些馋嘴的鸟雀。主人用一根木棍把它钉在田间。它手握一把闪闪发亮的塑料大刀,显得威风凛凛。鸟雀贪图新点进土里的那些玉米粒,终于蹑手蹑脚地一点点靠近,很快,它们看穿了威猛的棕熊只是不能动弹的假把式,最后,他们竟然踩上了棕熊的头顶……

春早人勤。点早玉米的菜农期待能成为卖出本地新玉米的第一人,得个好价钱;冬寒菜、油菜苔还能掐最后半个月,再过一段时间,将有新的蔬菜出现在这片田野。冬去春来,一季时令一季蔬。田野从不荒芜,永远是一首带着野性与活力的生命的歌。□宋扬

确定取消关注
  • 取消
  • 确定
郭姝利 小编
2021-02-23 14:30:03
关注

0

擦亮巴文化品牌

广告

文艺霞光耀巴山

广告
推荐
评论
暂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取消 写评论 发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