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州发布

雨声残响

2021-02-22 14:25:20
达州晚报

印象里,成都不似达州,不大有可感的夜雨——大多数的雨都落在后半夜。我也因此很难在夜里听见雨滴敲打窗户的声音。然而心中总有一幅图景随雨声的残响流淌着:一个人将头靠在玻璃窗边,听雨,读书,也可以故作清闲地看看在窗外雨中的行人。

此刻,我是快乐而安然的,却并不全来自置身雨外的窃喜,更多的是唯有此时可以看清书中所写和人们所说的雨之“美”:打在玻璃上流连成丝的,坠入水池中荡漾一瞬的,亦或是落在伞上,汇聚成涓流的——这样那样的雨水,可以被雨声很好的借代,在心底传响。第三人称的雨把第一人称的烦闷与聒噪澄清,留下纯粹朴实,披了“美”的外衣的,闲散一时的快意。这种感受是我的“此心安处”,我的“欲辩已忘言”,也是后来偶然想起时胸口的梗阻,心神的归依。

离开家乡后前往成都求学好像不再有那样赏雨的机会——或许是我已经失了赏雨的“闲心”,和万千路人一起,走到雨黯淡的“里侧”。然而对雨始终有一种强烈的热忱,让我把喷泉鸣响错听成夜雨阑珊,又因为二者音色的相似性爱上吉他。这热忱再延展到文学艺术,从《雨巷》到《雨下一整晚》,文艺作品中雨的形象总令我难以忘怀。

要深究这种热忱时,想起曾经在书里看到的有趣解释:我们之所以享受听雨,是因为远古时,祖先在洞穴中躲雨,避开危险,生出慰籍。这话实在不错。赏雨,赏的也正是那一种没有顾虑的闲暇。只是现在的快节奏社会好像正在把我们一步一步从洞穴中引诱出来,使我们囿于过劳与过度消费的恶性循环。人生好像已不再是先哲所说的“无聊与痛苦的徘徊”,而逐渐变换成物欲吹胀的空虚。

在同乡村的割裂后,钢筋混凝土中的我们,“春雨贵如油”“梅子黄时雨”中的雨好像日渐单薄成了一个乡土情怀的符号,供人缅怀。对敲打着窗棂的雨滴,学生更愿投向对试卷分数的堆砌,以至无暇顾及;下雨的天气对上班族们来说已然不如手边咖啡的冷热重要。听雨越来越局限在一种清高的逻辑之中。我们许多人虚胖了自己的灵魂,不顾内心是否安然,只在大雨滂沱的现代“斗兽场”中,将茫然的无知无畏当作刀剑,漫无目的地挥刃。困顿于雨中,重新让焦虑和压力主宰心智,无法得救。雨的美感正在被“内卷”与“成功学”们一道绞杀着。曾偏爱以“苍白”一词自喻,如今把它用来抒写我们失掉的雨或许也未尝不可。

赏雨者独有的快乐,陷于雨中便荡然无存。倘若迷惘时的热情需要“真正的英雄主义”,那么在庸碌之下再去赏雨或许已经成为普通人的枉然。我把心绪寄寓在六弦琴上,盼它能把音色演绎出雨声的残响,可又不知弹琴的可贵闲暇时日,是否会同雨一起灰飞烟灭呢?(李林蔚)

确定取消关注
  • 取消
  • 确定
郭姝利 小编
2021-02-22 14:25:20
关注

0

擦亮巴文化品牌

广告

文艺霞光耀巴山

广告
推荐
评论
暂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取消 写评论 发送
取消